首页 > 散文随笔

心与月相依

240 2017-05-08
    忙点也好,心有事想,手有活做,或急或躁,或平或淡,或在郁郁独行中遣去曾经的不快,或在缄默沉想中勾勒又一个妄想,不觉景间昼去夜来,难捱的日子转眼也就过去了。

    这不,前些日子的忙乎,虽未出现想像的心扉灿烂,但突然回头,真的又好感动,因为,我分明看到了一个个平淡的日子用不曾的表白,默默搭起了一座通向一碧清辉的鹊桥。

    这鹊桥是心的搭建,看不出雕琢的痕饰,有的,只是雾般的向远的迷蒙的心境。

    这鹊桥是天的造化,看不出人为的斧凿,有的,只是风般的向远的迷蒙的思念。

    皎洁的月已在中空。星儿如歌手们的伴舞,轻轻地在歌手后舞动着手中的那缕绸丝,只是这绸丝不是我们想像中的那般蹁跹,倒似一个个孩儿顽皮的挤眉弄眼。中空蔚蓝如梦,若是在白日里,或许会有人说是“一碧如洗”,此时在我,更感觉那皓月拂来的淡淡的纱裙般的感觉让这夜空是“一碧清辉”!

    脚下的空心花砖有些许的凉,也只有那空心花砖中一簇一簇的低矮的草在脚下会不时地传出点点的暖意。休闲椅是孤单的,椅上的我也是孤单的,能调节我心弦孤单的,是禽儿的拨弄。不远的婆娑上不时传出串串流响,有简单的脆,也有简单的余音,余音似被婆娑中的枝、叶用心儿在挽留,传来的声也就多少有些袅袅缠绕的意思了。凑热闹的是匿在草间的小小蟋蟀,隔不上一会儿就是一串“嘟嘟苏苏”的响,这,又让心在自然中恬静了许多。

    不知何时,也不知从哪儿扯来了一丝丝的云,折纱般地遮着那月。这时看去,那月的半下的影里,有浅淡的暗,而那云,则在小心翼翼地拉开,轻轻地,好似在擦拭着月上的瑕以再现那一轮皎洁。这时的那轮皎洁,柔柔的让人心底泛着蜜意,——嗬,真想心依月儿啊!星儿这时好似换装去了,因为,满空是月的辉。也许星儿是知趣,有意闪去的吧?也许是她们舞累了,此时在轻轻地啜着清凉的冰红茶吧?

    中秋月圆民俗中象征合家团圆。妻的父母在邻近的那个不大的小城,无何的父母在本地这个不大的小城。两家的父母都年岁大了,无何大弟前年离去,妻的老父一直欠安,这样一来,哪边也不能不顾及到。越儿他乡求学。由此,无何来得也痛快:老人重要,小的次要,一分为二,一家一个,陪伴老人!老人心境好,咱也心境好,也是尽心尽孝了吧!

    写月的画作多,诗词也多,名句也多,但此时自己想的不是“......玉纤横笛,一声吹裂,谁做冰壶浮世界,最怜玉斧修时节,问嫦娥,孤冷有愁无,应华发”,也不是“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眼前出现的,是杜甫《月夜》的诗句: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遥怜小儿女,末解忆长安。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

    月中有桂树、有玉兔、有嫦娥、有吴刚,他们都好吗?

    中秋团圆之夜,祝愿每个家庭的人们都有美好的团圆吧!

© 2014-2018 天天美文 鄂ICP备14017526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