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名望在即

5720 2017-03-27
    火车丢下了一个城市的喧嚣,在城市与城市间的山峦里穿梭。彼岸与此岸,往往只是人们从一种已知到未知的过程而已,而你在此心灵触碰到什么或者感触到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薄雾点缀着平原,白云环绕着青山。辽阔的大地,因为沉寂而宁静。这数千里的出行,只是为了一段不灭的缘。天水之西的绿与兰州之西的荒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似乎我一夜之中从初秋进入了隆冬。
    你就像秋天的风一样,缠绵而悠远的在我的心间惹起一道涟漪。你不是一朵流云,却是那隔壁滩上的金色胡杨林。是你的万道金光,使我走出了秋雨的凄凉,是你的孤寂平息了,我浮躁的喧嚣。流沙依傍着寸草不生的山峦,风声与流水声在自由的交响着。那一起一伏间如葱的参天大树,此刻却被自然缈化了。蔚蓝的天空上只剩下了那轮晚秋的太阳,刺眼而灼热。一簇簇如杏般黄透的荆棘草,在深凹处,也怦然心动。灰褐色的山峦横在了我的视野之中,却被太阳添上了几份肉眼可以瞧见的金色。
    我沐浴在这太阳的普照下,任由风声给我一曲自然之声。此时,我问自己,美在何处,是在眼前还是在我心间。都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在这里懂得了人的渺小和大自然的伟大。把心留在这里,让灵魂在这里逍遥自在。把情留在这里,让这如今的大漠带着我的这份眷顾回到曾经的沧海桑田。
    人的名望,也许是自然赋予的,可对岸的敦煌莫高窟,却是历史的名望。它的厚重,我不敢问津,我的到访只不过万千仰慕的一粒。这是一份已经拜碣过的名望,但却不能给予它到位、中肯的评价。避重就轻成了我这种无知者下笔的典范,我只能在自然的景象中,把我抬起。可这儿又有我什么事,我只不过是碰巧遇到而已。唯有这处隔壁滩头上的灵寝还在对望着他们曾经付出过青春的文化重镇。他们的名望,不是我们这些来去匆匆的游人所能比拟和理解。
    我悄然地走进大漠的深处,脚下的舒适是现代文明所无法诠释的,不知名的鸟儿见人不惊的比赛着赛跑,熟不知它们展翅间已消失在大漠的更深处。这千年的莫高窟,是在千年一哭,它的精髓被遗散在世界各地,这是强盗的偷取行径所产生的结果,这也是贫困软弱时的愚昧。名望在屈辱中得到延续,名望在保护中得到了提升。这名望在即,是这千万游人缅怀出来的,即便它独剩空壳,但我们决不因为圆明园残存的几根柱子,而忘却了前世今生的名望!

© 2014-2018 天天美文 鄂ICP备14017526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