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人生的独木桥

6081 2017-03-27
    门前在修路,工人们为了埋暖气管子,就挖了很深的一条沟,这样很多的人就过不来了。我把那堆泥土平整了一下,然后在这端和那端搭了一块木板,有点窄的那种,我上去试了一下,有点颤颤巍巍的,象是在走钢丝。晚上,老公回来说,你弄了根比筷子粗的木板在那里,准备把谁掉下去吗?我笑,然后说,我是好心的,就你胆子小,我都能过。他嬉笑,你这好比是放了一只蛋糕在一个饿极了的人眼前,但你又告诉他这蛋糕有毒,吃不吃随便!戏弄人啊!我笑打。
    今天早上醒来刚开门,就听见一个半大不小的男孩子在喊:“哎呀,我这样胖,这竿子受得了吗?还真是天险啊!”说着他一脚踏上去试试,很是颤,他犹豫的工夫,他的同伴已经一溜助跑,跳了过来。没办法,他也放弃了,也跳了过来。
    我笑了,这孩子勇敢是有的,就是太犹豫了。其实走过来,真的没事的。
    一会儿,邻居进来就夸我,你可真好啊,弄那么根木板那里,成了聋子的耳朵了,我真想打那过啊,可就是看看就怕,你可够好心的。我又笑,说,我真的是全心全意为人服务的,不领情吗?
    过了一会儿,来了个大妈,她找我有事,喊了我一声,我说你就在那过来吧,没事!可她摇了摇头,拉倒吧,我重,别掉里面。真是郁闷啊,怎么一个敢过的也没有啊?真的,那木板我试过了,过来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大妈临走的时候,我把木板拆了,她说,恩,还是拆了好,这样就不犹豫了,直接跳过去。我这个郁闷啊!
    坐在这里的时候,我看着门前的这条沟,心里琢磨着,我是彻底地败在了它的手里了,又想想人生何尝不是这样?大家都是小心翼翼的,惟恐一步错步步错,即使觉得那种路是可以通过的,可观望的人多了,也就在思虑再三里放弃了。
    有句话说,无限风光在险峰,什么叫无限风光?领略的人少了,描绘的人少了,你只能任凭想象,把那一处遥遥里的风景,想成了世上绝少的。然后就在憧憬里多了很多的渴望,谁不想一览众山小啊!可那风景是在险峰的,这就让很多人望而却步了!
    我们走在生命的征途上,有多少时候是面对这样的独木桥的,可怎么样的处置就是个人的抉择了。那天,我在电视上了看了有一个中年女子,现在大概可以叫她教授了,因为她成功地研制了一种技术,在木制的装潢材料上进行水印花,而且没有时间的限制。这是一项世界型的发明,曾有日本人送几十亿来购买她的技术,她断然拒绝。她说了,自己耗费了十几年的青春,在家人不理解,朋友们怨责自己的情况下,坚持了下来,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证明自己,自己所想的,所做的都是有根据的,不是凭空的漫想。当时,看着她很随意的装扮,很男性化的说话语气,我很佩服,但心里想着,自己是做不来的,放弃与家人共享星光,月色的烂漫,长年无望地在一个个实验里,来来回回的,那种孤单与寂寞不是我或者说很多和我一样的女人所能做到的。
    其实,如果我和那位值得尊敬的大姐站在一座独木桥前,大概她是勇敢地走过去的那位,而我是落荒而逃的。
    不奢望自己有多勇敢,只是觉得人生啊,要面对的东西真是太多了,每时每刻我们都在做抉择,是越过去?是退缩?是原地踏步?有时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就会忽然心生感慨,真是有点静海生波,迂回曲折呢!
    所以说,人生的独木桥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没有谁可以误导谁,怎么样走?想达到怎么样的境界,也许都是自己的追求,无论对了或是错了,责任人只能是自己,怨天尤人或是悔恨连连都是没必要的,因为走过了就是走过了,即使可以再回头也是另一番天地了!

    文 / 悠然玉语

© 2014-2018 天天美文 鄂ICP备14017526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