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三十七度的人生

3514 2017-04-02

    一团火,启蒙了人类的诞生,也让人之所以为人,不再沦为茹毛饮血的随欲动物。这团火,不仅给我们带来了热量、带来了温暖,更重要的是给我们托起了未来的希冀与憧憬,幻化成每个人心中一盏常明的心灵灯火。那是一种依赖、一种追求、一种难以名状的灵魂信仰。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无法用它来寻找光明。因为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灵魂,我却任由它浮游天际。黑夜的魅惑是因为模糊了眼睛来认知自己的轮廓,黑幕下可以掩藏肆无忌惮的狰狞与呻吟。

    世间本没有孰对孰错、孰是孰非,只是一个因与果的现象过程。万般的纠结与折磨,也是自我欲望的不断膨胀与挣扎。原点的世界是没有概念的属性,没有形状,没有体量,没有颜色。映入眼帘的缤纷世界,那也是在光的作用下,通过眼睛欺骗了自己。人生也许可以比作一个时间点的梦境,从虚无到幻象的一生,再而走向虚无。你的瞳孔大一点,神经拧紧一点,也许你的梦境会跌宕一点,昏昏庸庸的过,那也只是那个境象变得灰色一点而已。

    每个人就像是每盏灯,血液在体内的不断流动,才让身体有了丁点的热量,通体的周围才泛起不能用肉眼看见的光场。三十七度是人类给自己的一个恒定温度,或多或少都会让这盏灯有熄灭的危险。偶尔三十九度的热情,会烧得自己不知所向,站在高温的境地,就分不清现实与幻想,把自己彻底打回动物的原形,除了吃和吐的本能,就没有其它支配的能力。

    悟清楚这种恒定的规律,时刻警戒自己走恒定的路,我永远是那个我,仅管是那么的懦弱与丑陋,但这也是一种行为本色,只有这样才能维持正常的吐纳与蠕动,别扭的举止只会让自己一不小心闪到自己的腰。就像那盏羸弱的灯,光线再黯淡,也可以成为拉长别人背影的光源,有些许光亮就好,那也在证明它还存在世上。

    人总喜欢问自己从何处来,又该往何处去。永远不会想明白这种自问,却用这种没有结果的问题来走完自己的一生。这样在这漫长的一生中就不会显得那么的空洞与害怕。

    那一晚,突然觉得好冷,冷得瑟瑟而抖动。只有抖动着的肩膀和直立的汗毛在极力的平覆着这种冰冷,这种时候就往往觉得自己像个孩子,恍惚间把自己带入飘浮的臆念。会想起爸爸、妈妈,会想起老家,会想起一切给予自己温度的事件。迷蒙间,伴着黑夜,又盼起天亮……


© 2014-2018 天天美文 鄂ICP备14017526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