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此心安处是吾乡

4415 2017-04-02

    你看盛夏的树木,最是茂盛!正值一生中最蓬勃的季节,如果在这样一个盛夏里再风调雨顺,那么再看这一树一树的绿啊,更是把你的眼睛滋润成梅雨潭!

    你问我,要等的结果怎么还没有消息?

    我给你回复: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你说:俗。

    我回复:俗的无奈。

    若是无奈、无欲了便是人间好时节。

    就如现在转眼过了盛夏的等待,就在那一瞬间,秋的阳光把寂寞孤独的影子斜在了门口朱砂红的地砖上。

    这一瞬间的到来,却是一个世纪的等待。这一个世纪,你的心、我的心仿佛是同一个状态:飘摇。

    是在有了希望的时候,是从希望被燃起的时候,是希望在没有破灭的时候,心——把等待把飘摇把彷徨又一次体验了个透彻!如果等待和选择是一种酸甜苦辣的滋味,那么我们的心早已经被熬得非常非常有味道!

    蟋蟀和那些不知名的小虫子依然在长长地夜里此起彼伏的唱着永不变调的小曲。太阳也依然不急不慢的东升西落,日子一天一天在树影间变化着长短。

    你问我:“如何打发这等待和选择的时光?我敢不敢做一个我自己的决定?——不管亲情、不顾他人?”

    我回复到:等。

    你说:我不愿意等。我宁肯将这一段等待的时光的时针直接从我生命的钟表上拨过去!

    我说:诗意的等。这是一次修炼。

    遥想着那晋陶公,葛巾漉酒,南山荷锄,是何等的放荡不羁?宋人林逋,醉揽诗书,梅妻鹤子,又是怎样的潇洒飘逸?我们是否已经处于一个鸡肋世纪?急躁、功力,一切变的没有了耐心、一切变得没有了诗意。从学习、工作、家庭等等各方面都存在着太多太多太多的食而无味、弃之可惜的人、事、物。

    是周围环境影响了我们的选择,还是我们失去了判断的能力,为什么有那么那么多的无奈和彷徨?想当初,苏轼问柔奴:“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心,不过拳头大,却何以安?倒是王定国的歌女,让人没想到,如此一个柔弱女子竟能脱口说出这般豁达之语!

    人,应该有一种追求、一种精神、一种勇气,就算我们这一生注定服毒而死,饮鸩止渴总是好过望梅止渴。我们又何必纠结不清?又何必飘忽不定?

    天空是你的天空,水域是我的水域,简单一些、放弃一点、看看水的那方,飘渺着怎样的玄机?——其实早该猜到,那里没有真实的童话;其实早该明白,人活着要有担当。

    敢不敢?怎么选择?有的时候,没的选择就是最好的选择——生活就是生下来,活下去。

    每次飘忽不定的时候,每次醉了的时候,总是喜欢听一听印象丽江,卡洛尔的吟唱,让我心静,让我想起春暖花开。

    人生,总会有不期而遇的温暖和生生不息的希望。

    ——有如此心态,你的人生才会遇到一个美丽的转弯。


© 2014-2018 天天美文 鄂ICP备14017526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