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词

木郎《中国梦》里读出的正能量

393 2017-05-06
  《中国梦》 木郎

  梦是一座通灵桥
  可穿越时空,可连接生死
  唯一不能指引我
  抵达彼岸。灯芯拧亮
  一份说明书,也不能给我安慰
  夜越描越黑,我们
  被迫服下催情药
  或致幻剂。在黑夜里
  在沼泽地,人们抱着各自的影子
  亲吻,抚摸和抽插
  按既定的出场顺序,我们
  都有一个扮演的角色
  有人射精,有人呻吟

  作品赏析:

  所谓性事,你说不说它都在那里,肮脏与否关键看合法与否。一坨牛粪是肮脏的,但牛粪在菜园子呢?木郎的《中国梦》是一首淫诗吗?显然,仅仅从片面的字眼来看,难脱干系。但作为一首诗歌来说,我们更应该关心的,是诗歌的内核,而不是抓住外在的“辫子”,不放手!

  重要的是在“中国梦”的大命题下面,作者以性事入题作喻,角度新奇大胆,隐有深意。这是可欣赏的一面。在作者的眼里,“中国梦”,不过是”人们抱着各自影子“的一场意淫。“夜越描越黑,我们/被迫服下催情药/或致幻剂“,这样的讽喻,有”因爱而恨“的”恨“在里面。但归根结底,是因有对祖国的”大爱“在里面!(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作家金庸语)

  也尽管有偏颇嫌疑。(试想当今的中国,外部环境恶劣,内里沉疴累积。路漫漫兮其修远!但可以肯定的是:敢于做梦的中国人,还是艰难地迈开了追梦的脚步。比如反腐。比如”军事强国“的追赶。又比如最近亚投行开启的与美元本位制的金融对抗。以及新丝路的构想与推进等等。)

  诗歌作为诗歌,仅仅作为诗歌,无关于政治。在这里,《中国梦》不是“梦”的说明书。所以无所谓宽、窄涵盖以及是否偏激的问题。它只是一种极度隐喻的呈现。它只是从一个很大胆的角度,切入“梦”与现实的落差之间的,“黑夜“的”沼泽地“。“灯芯拧亮/一份说明书,也不能给我安慰"。很明显,在作者的眼里,所谓“梦”的光芒,无法照亮“既定出场顺序”的现实。(这中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甚至梦想能不能实现还带着一个巨大的问号。)在“中国梦”的光晕之下,“梦”与现实的巨大的落差或者撕裂感,无异于棒喝!而诗人所剥离的”有人射精,有人呻吟“的现实,本身就是一把锋利的匕首,庖丁解牛一般,直接剥开了国人乃至社会的劣根性。至此,耳边彷佛有裂帛声响起!至此,《中国梦》已经完成了作为一首诗歌应有的承载与担当!

  《中国梦》因用词敏感而触及固有的道德底线,的确是一首惹争议的诗歌,这很正常!从大的方向看,文本有”淫词“却并无”淫意”。试问:一个靠卖淫救济穷困学生的妓女,我们该唾弃她?还是支持她?很明显,二者都不是,我们应该同情她!一如我们应该因为“真”与“善”,宽容《中国梦》文本的审“美”缺陷。并对社会的本身进行深刻反思!是不是淫诗,我们要揣摩作者的真实意图!某人提着一把”刀子“,并不等同于某人就要杀人,或者图谋不轨!相反地,这明晃晃的“刀”光,更加凸显出剥离真相之后近乎绝望的、自绘败状的、悲剧之凄美。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中国梦”绝对是一个大命题。作为诗歌命题,很难做到深入浅出。在这方面,我们要佩服作者剑走偏锋的勇气!一首好诗本来就应该具备“争议”,并因此尽可能扩充内核的指向。从诗艺论,诗题与文本的巨大落差,其实是以一个极端引发关于另一个极端的思考、联想、感慨以及反省。这本身就营造了足够强大的、近乎极限的张力!我猜想:作者剑走偏锋的目的,绝对不是”哗众取宠“,或者”赚取眼球“如此简单!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真的勇士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我想:我们应该给《中国梦》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我们应该为”裂帛“勇士敲响警钟所带给我们的正能量,鼓掌!再鼓掌!尽管掌声,并不热烈。

  作者:车行天下

© 2014-2018 天天美文 鄂ICP备14017526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