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春

描写家乡的文章1000字

308 2017-05-16

  人啊!无论你离家有多久,无论你地位有多高,无论你贫穷还是富有,最难割舍的是故乡情怀,最难忘却的是故乡山水,最想吃到的是故乡饭菜,最想听到的是乡音乡韵,最想做到的是能为家乡贡献自己的力量。下面是学习啦小编带来的描写家乡的1000字文章,欢迎阅读!

  描写家乡的1000字文章篇【1】:回望家乡

  午夜子时,泡一杯香浓的咖啡,随着咖啡的氤氲,我的指尖飞快地在键盘上飞舞,我想到了我美丽的家乡-苏北里下河地区的一个美丽的水乡小城。

  宁静的海池河,古色古香的八字桥,风景秀丽的水上森林公园,风韵犹存的老沙沟无时无刻不让我泪湿罗衫,魂飞故里。回想童年,踏着长满青苔的青石板路,穿过一条条静幽的小巷,跟着妈妈去备战桥下去洗刷被单,和同学一起到美丽的垛田春游,徒步到乌巾荡放飞风筝。街头巷尾那买冰棒的一声声吆喝,轰炒米那一声巨响,塑料牙膏皮换麦芽糖的铜锣声,哥哥和邻居男孩一起跳白果的喧闹声,一切的一切仿佛还发生在昨天。

  在一个城市生活久了,难免在语言上被同化,我是一个生在苏北长在苏北,地地道道的苏北人,虽然在外呆了十年,但语音里仍有浓浓的乡音。女儿自幼生活在南京,两岁时由于我调至外地工作,便托付给我婆婆照看,直至五岁才回到我身边。女儿刚来时的一口乡音现在已经荡然无存,现在讲的是一口标准的南普话(南京式普通话),偶尔回乡听讲快一点的苏北话还听不懂,学讲家乡话,更是怪里怪气,让我心痛不已。

  和女儿一同回乡,都会带女儿到处走走。到我曾经生活、学习、工作过的地方看看。我带女儿去我小时候上的新华幼儿园(元老府),有名的元老府已重新修缮,我幼时的新华幼儿园那两扇厚重的大门居然还存在,铜门搭,一点没有改变,只是修缮后重新刷了层朱红色的油漆。我指着那高高的门槛,告诉女儿,妈妈很小的时候就是在这里上幼儿园的,一次放学脚没抬高,被门槛绊倒,整个前臂与地面摩擦,嫩生生的胳膊擦了一层皮,血肉模糊,至今还有印记。

  带着女儿穿过长满青苔青石板路的儒学街,走过一路青砖瓦黛的上元巷,来到当初老家最繁华的牌楼路,那里有我们家乡最高学府,县中。我告诉女儿,妈妈当年小学毕业仅以两分之差与这个学校无缘。但妈妈小升初,初升高都是在这里考的,这是妈妈当年无限向往的学校,也是妈妈当年奋斗的目标。可惜由于城市规划县中已迁移,只留下了一些曾经的痕迹。我围着老县中拆迁后留下的古树走了一圈,仰望根粗叶茂的枝干,不知大树是否还记得当年县中的林荫大道上曾有位肤色白皙,身淡薄影的女孩,行色匆匆地走在赶考的路上。

  十多年前的傍晚,美丽的海池河边经常有位长发披肩,素衣素裙的女子坐在河边或看书或对着水面凝望,看着河面泛起的一层层涟漪,看着黄昏落日渐渐西去,看着野鸭在河里戏水,那个女孩便是曾经的我。经历了一场感情的波澜后,每天清晨或傍晚都会围着海池河边走一圈,只有当我看到碧波荡漾的河面,看着潺潺的河水拍打着岸边的河堤,我的心情才能得到片刻宁静,没有一切杂念,尽情享受大自然的美景。落日黄昏陪伴我走过了一年又一年,直至我离开老家,远走他乡。

  虽然家乡的美景令我流连忘返,但生活在家乡的那些年,有太多让我纠结的记忆。当年生活在那里,我无时无刻不希望自己尽早离开那里,盼望离开所有的纷杂与繁琐,曾游走于几个城市之间,在那鞭炮齐鸣,万家团圆的日子我宁可在远离家乡的地方吃着方便面忍受着孤独和寒冷,我也不愿意回乡,我恨那里,我害怕我触景生情。但时间是疗伤最好的药剂,事隔多年,那些纠结的回忆已经淡忘,我的思乡情结越来越浓,小城的恬静,小城的惬意,让疲于奔波的我很想驻足停下来休息,每次休假回家总觉得时间太短,坐在回乡的车上,总觉得路太长,回到父母身边,总觉得有说不完的话。

  年过古稀的父母,每次听到我回家的日子,每日都在倒计时地算日子。当我踏上家乡的土地,打电话给他们时,父亲便会直奔楼下等我,腿脚不利索的母亲会扶着门框,不停地张望。女儿远远地看到外公,必定会给外公一个大大的拥抱。一家人说说笑笑地进了门,大姐和嫂子已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晚餐为我接风。但每次假期到了,我要回南京跟父母告别时,母亲总会泪水涟涟,我强忍着泪水笑着安慰母亲。常回家看看,这是父亲每次送我走时讲的最多的话。

  春天时,想的最多的是家乡的垂杨柳;夏天时,想的最多的是北水关桥上手拿蒲扇纳凉的人群;秋天时,想的最多的是牌楼路上落下的梧桐叶;冬天时,想的最多的是挂在屋檐下的冻冻钉。我美丽的家乡,我衷心的祝愿你,粮食丰产,经济腾飞,愿我的家乡越来越美丽!

  描写家乡的1000字文章篇【2】:曲巷深处有我的家

  绿芜墙绕青苔院,中庭日淡芭蕉卷。蝴蝶上阶飞,烘帘自在垂。玉钩双语燕,宝秋甃杨花卷。几处簸钱声,绿窗春睡轻。  ——题记

  每天傍晚的时候,我总会匆匆收起满身疲惫,和着夕阳的余晖,奔回自己温暖的家。

  冬日的城市,有一种冰冷而陌生的感觉。挤杂的人群,匆匆地行进在旋着北风的街道,我不认识他们,他们也不认识我。我走在这一单色调的背景中,仿佛一直走在一部三十年代的无声的电影里,随着道路的切割转换,我慢慢融进这重重叠叠的都市夜景。

  我疲惫但坚定的走着,像是有个声音在慢慢地牵引着我,我不由自主地朝着那个熟悉的方向走去。老房子就在幽静的巷子深处,那里有我温暖的家。

  我的家是一幢旧式的两层老洋房,坐落在一个很老的巷子深处。这座德式的老房子有前后两个庭院,房子前厅面对的那条街道,现在已被改成了的购物步行街。后院厅门,打开后则是一条蜿蜒曲折的胡同街巷。每次回家,我从不愿经过前门大街,宁愿绕路也总是愿意拐到这条老巷子里。走在老巷长长的胡同,高高的灰砖砌成的墙壁上附满了爬山虎的藤,季节让这些密密麻麻的枝藤,叶落颓败,空留下细细的根抓,深深扎进斑驳的墙体,落成一片片由藤蔓形成的格子。

  巷子里的路是那种青石板铺就的,从巷口一直延绵到我的家后院门口。石板铺就的小径缝隙上,在日久多年雨季的肆扰下,沉积了不少青苔,放眼望去仿佛是一条铺满绿意的路。石径的两边,紧贴着院墙载满了的槐树,槐树那粗硕的树干上,常常会落满浅褐色的山雀,山雀在枝叶间扑楞楞地飞进飞出——这一切,让整个老巷子充满了另一种不同的生机,隐藏在高楼林立、繁杂喧嚣的都市里,显得那么优雅和质朴,很有那种“苍茫古木连穷巷”的意境。每逢春天到来,巷子里槐树那巨大的树冠会开满星星点点的白花,像雨珠一样新鲜,像星星的碎片布满夜空。一阵风吹过,地上落着一片碎白的花瓣。小的时候,每当我走在巷子里,看到落花常常捡起来,藏在书里,掖在衣襟上。晚上睡觉时,把衣服叠在枕旁,整夜都是槐花那清新的香。

  石径尽头就是我家老房子的院门,院门前是由青石垒成的石阶,宽矮台阶在门前泛着几丝微凉,铭记着好几代人走过的步履。台阶一侧有一棵枝叶茂盛的棠梨树,这颗有几十年树龄的棠梨树孤傲长着。探出老屋院墙的枝叶,掩映的窗子框起一汪橘黄色的馨郁,与街巷里的路灯相互映照,在重重叠叠的都市夜景里,如一幅闲情淡抹的油画。我很喜欢这棵老树,喜欢夏天的时候躲在树荫下,躺在一张老藤椅上,手拿一本泛黄的线装书,听知了的鸣唱。月圆的时候,喜欢沏一杯清茶,看那月亮从树隙中透过,清冷的光影斑驳、疏离,仿佛是满腹的思绪倾撒在地上。遥望明月中天,月光下渐浓的思情与太多的感触,总和这老树一样牵伴着我,而我,却在这盘根错节的老树的枝叶里渐渐沉没。喜欢这棵老树,更喜欢这棵老树的青春绽放。每逢棠梨花盛开的时候,小巷的四处就会弥散着一股郁郁的幽香,走在巷子里,似乎连衣襟都染上了清香。

  生活就是这样漫步于此,在心灵之中重温自己成长所经历过的所有记忆,尽管有些往事已被岁月蚕噬的支离破碎,但人生的走过的路程仍历历在目。我守候着这种平凡而满足的心情,这些昔日的往事,仿佛又让我回到了过去。岁月本就是一张白描画,挥挥手,只看到曾经的许多情节和往事被盛载在疾驶的时间列车上,离我渐行渐远,唯有那台阶和这棵老树伴随着我,和我一路成长,潜育着我的性情、人格与尊严,启蒙我的追求和努力。

  “人生其实就是一场痛苦的悲剧,只有在细节上才有喜剧的意味”,幸福和痛苦的回忆是可以自己选择的。一直以为,人生如歌的豁然,可以宣告我很坚强。却不曾发现,那一份温暖只不过就在身旁。

  夕阳落尽,当街灯一盏盏地亮了,家的温暖和窗子里透露出的灯光,会引领我一步一步走向回家的路。我走在这一背景中,把所有感悟搁在我的双肩。在金辉浮涌的灯海里,寻找一盏属于自己的梦想。每一天,都会有不同的事发生,唯一不变的是我们都有着一个幸福的家。

  描写家乡的1000字文章篇【3】:你能天天回家吗

  眼疾,经常夜半连疼加痒被折腾得辗转反侧。去医院,大夫嘱咐从食物到化妆品,远离一切刺激,悉数发展下去病情如何严重云云。我那么热切地爱着这活色生香的生活,所以不得不克制自己,开始过粗茶淡饭、素面朝天的日子。

  周五,老爸打来电话。他问得很委婉:“周末有什么安排吗?”隔着那么长的电话线,他的语气已经刻意地漫不经心,我还是感觉到了他的期待。我撒娇说:“您要是想我,我就回去。”电话那端的老头儿,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我天天想你,你能天天回吗?”这话惹得我在亮堂堂的白日里忽然情绪失控,这讨厌的泪,来得这么猝不及防。不敢说话,怕老爸听到声音里的哽咽,他却以为我是在犹豫,赶紧说:“有事情就忙你的,我和你妈都很好。”没有告诉他我在接他电话的那一刻就决定回家去,是想恶作剧地给他一个惊喜。

  一刻也不能等地要回家去。老公赶在下班的第一时间接到我,快马加鞭地直奔老家去。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后就进了小镇,在镜子里瞄到自己素面朝天的脸,心下一紧。过了30岁,敢于这样直面自己的真面目还真需要勇气。

  想起来每次回家,老爸总喜欢在我进家门的时候紧盯着我看几眼,然后来揣测我这段时间的生活是否如意。这样一张脸,不知要让他生出怎样的心酸?我让老公停了车,用了10分钟,搽脂抹粉地细画了一遍。老公稀里哗啦一顿训:“见爹娘还这么臭美,大夫嘱咐你的话都忘了?”我把原因说给他之后,老公沉默着不再说话,只是说不许涂得那么浓。在他心里,也知道,如果这十几分钟的时间和眼睛的短暂不适可以安慰老人的心,那便是值得。

  老爸正在小区门口转悠,老远地看到车就颠颠儿地跑过来。回到家,满桌都是我们爱吃的菜。诧异地问老爸,怎么知道我们回来?他一脸骄傲地说:“我从你语气里感觉到的。”母亲撇撇嘴说:“你爸都感觉了好多次了,好歹这一次是准的。”那个老头就搓着手腼腆又得意地笑了。每个周末他或许都是这样子在小区门口假装散步,从暮霭沉沉到夜色降临,再回家来对着母亲的一桌子饭菜发呆。

  我在家住了一天两夜,哪儿也没去,就守在老爸身边、黏着他,絮絮叨叨。离开的时候,老爸送我们下楼,最后一级台阶他下意识地回身,牵了我的手,这不经意的温暖,让我心里软软地酸。人刚到济南,母亲就打电话过来说:“你爸让我嘱咐你,别忘了按时用眼药水,别化妆了;还有,告诉虎爸爸,慢些开车,车身上都擦了好几道印子了,上次回来还没有。”

  老妈还在絮絮叨叨,我能听见父亲在一旁不断地提点,这个老头子,总是喜欢做幕后军师。我让妈妈把电话给老爸,然后我让老公放那首婚礼上经典的歌曲,我说这歌叫做《爹地的小女儿》。老爸说:“这名字好,你是爹地永远的小女儿。”


© 2014-2018 天天美文 鄂ICP备14017526号-1

网站地图